“矢志不渝跟黨走、攜手奮進新時代” 政治交接主題教育專欄學習貫徹省第八次黨代會精神2022年全國兩會專欄2022年海南省兩會專欄2021全國兩會專欄中共黨史學習教育專欄履職能力建設年專欄民建海南省委學習貫徹中共海南省委第七次黨代會精神專欄民建海南省第六次代表大會專題民建海南省委學習貫徹大研討大行動活動精神專欄傳達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全國兩會精神學習宣傳專欄紀念“五一口號”發布70周年、黃炎培誕辰140周年專欄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海南發表重要講話5周年專欄紀念“五一口號”發布70周年、改革開放40周年,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海南發表海南自由貿易區(港)建設我為海南自由貿易區(港)建設獻一策民建海南省委會六屆二次全體(擴大)會議召開2019全國兩會專欄不忘合作初心 繼續攜手前進2020海南省兩會專欄我為加快推進海南自貿港建設作貢獻2020年全國兩會紀念民建成立75周年、民建海南省委會成立30周年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學習專欄2021年海南省兩會專欄2022年海南省兩會
website qrcode

掃一掃直達手機版

追憶近代愛國實業家陳經畬先生

發表時間:2021-04-25 16:18來源:民建中央網站

1.jpg


       陳經畬(1880-1967),江蘇省南京市人,回族。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委員,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委,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湖北省副省長,湖北省政協常委,省工商聯副主委,武漢市副市長,民建市委副主委、主委,市工商聯主委。

  作為武漢市的一名原工商業者,我是市工商聯第一屆會員代表大會(即1952年召開的成立大會)代表,有幸結識我們工商界的老前輩——陳經畬老先生,也見證了陳老為我國近代民族工業的發展所作的努力,為武漢市商會、工商聯事業的開創嘔心瀝血,始終不渝地“聽毛主席的話,跟黨走,走社會主義道路”,為社會主義建設不辭勞苦的一生。

愛國的近代實業家

  陳老于1880年生于南京一個以織緞為業的家庭,回族人。少年的陳老,在讀過幾年私塾后,18 歲到一家小錢米店當學徒,21歲到漢口當店員。25歲時,一位同鄉集資在今天的江漢路開設“義盛成廣貨店”(后改為“義順成鞋帽廣貨店”),陳老擔任管賬。后經股東資助入股,被聘為經理,自此步入實業之途。為實現實業救國夢,陳老在35歲那年創辦了“漢昌皂燭廠”??嘈慕洜I數年,頗具規模。陳老從事經營最大的特點是辦事重信譽,得到各方面的信任;另一特點是特別重視質量,在義順成鞋帽廣貨店時期,他從自制布鞋入手,創造名牌產品,精選用料,式樣標新。漢昌皂燭廠生產的肥皂,他親自規定配料標準,即使在經營最困難的時期,也從不許降低標準。

  陳老是位民族主義者,在外敵面前始終表現出錚錚鐵骨;他又是位愛國主義者,面對災難深重的祖國,處處表現出愛國情懷。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全國人民掀起抗日救國高潮和抵制日貨運動,這一切觸發了他的民族意識,感到自己對民族的責任。他將義順成鞋帽廣貨店改為國貨店,不再經銷進口貨。他還認為要救國光靠經商不行,還得辦工業,而且要搞現代工業,于是逐步將商業資本轉移到工業中來。他從上海訂購一套制造肥皂的設備,從德國訂購一套從肥皂廢液中提純甘油的設備,還重金聘請富有經驗的技術人員負責技術工作, 準備將作坊式的漢昌皂燭廠改造為機械化、現代化的制皂工廠;同時,他投資搞桐油出口事業,因此又創建“義順泰桐油行”。1937 年抗戰爆發前,制造肥皂設備已建成開工,從德國訂購的甘油設備尚未到貨。1938年武漢淪陷前夕,他毅然將義順成國貨店和義順泰桐油行關閉,目的就是民族工業不能落入敵手。漢昌皂燭廠部分設備遷到重慶,部分設備拆存于漢口英租界倉庫,1944年毀于飛機轟炸。甘油設備于1939年運抵上海。高純度的甘油是制造炸藥的原料,日寇當然不會放過,日本人企圖通過談判,拉攏陳老合作,遭到陳老嚴詞拒絕。1940年,陳老以文化、經濟團體代表的身份,被國民黨政府聘為第一、二屆國民參政員。1941年,在重慶參加參政會會議后,返回上海租界住地。9月,被日憲兵隊和汪偽特務逮捕,扣押一個多月。在押期間,日偽威逼利誘,陳老不為所動,保持了民族氣節。

  1943年,年過六旬的陳老為返回陪都,歷盡千難萬險,從上海獨自一人通過敵人的重重封鎖線,跋涉數千里返渝。1945年抗戰勝利,毛澤東赴重慶談判,國民黨當局不得不同意和平建國的基本方針,陳老為之鼓舞,偕長子元直、次子隆恕東歸武漢復業。他對元直說:“抗戰勝利了,和平建國有望,我要實現實業救國的夙愿?!?/p>

  1946年4月,漢昌皂燭廠、義順成國貨店和義順泰桐油行復業。1946年11 月,“漢昌”投入機械化生產。之后內戰深入,市場萎縮,通貨膨脹,物價騰漲,企業資金周轉十分困難。直至1949年,國民黨當局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全面崩潰,民族工商業奄奄一息,不少廠店倒閉,“漢昌”也瀕臨絕境。陳元直回憶當時情況說:“武漢再遲些時解放,等待他們的只有破產一途?!?/p>

  以上只是我追述陳老愛國點滴,作為一個資本家、商人,我覺得具備這樣的民族氣節和愛國思想在當時是非??少F的。

德高望重的市工商聯(商會)奠基人

  陳老的一生與工商聯、商會結下了不解之緣。1933年,他當選為第二屆漢口市商會主席。按照當時的《商會法》和《工商同業公會法》規定,陳老在為期兩年的任期內,致力于商會建設,號召工商界同仁創辦實業,實現實業救國的夢想,對當時積貧積弱的中國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陳老不僅是有成就的工商業者,而且還致力于舊中國的教育和慈善事業。到1935 年3 月,陳老辭去漢口市商會主席職務,直至1938年10月武漢淪陷(武漢淪陷后,漢口市商會主要負責人撤往后方,商會停止工作),不間斷地致力于教育和慈善事業。早在1912年,他創辦了“秋潭助學金”, 資助優秀貧寒學生上中學,直至大學。1914 年,創辦“南京北城送診所”。1924年,與摯友楊叔平(陳老的同鄉、同事、摯友)合力創辦“南京適道小學”,獎助貧寒優秀子弟。1932年,擴大為“南京和平門清真寺小學”。同年,在漢發起創辦“漢口江蘇小學”,自任校長。1932—1936年,陳老創辦了南京孤兒院和漢口孤兒院,實現了一生又一夙愿,這與他幼年家庭貧苦,青少年時就開始外出謀生的經歷有很大關系。1931年,武漢遭受特大水災,漢口市內水深數尺,老百姓的財產受到很大損失,他的工廠、商店自然也難幸免,但他還是毅然出任湖北省水災急賑救濟會副會長,并拿出大部分時間從事救濟工作。救災工作使陳老在漢口工商界樹立了很大的聲望。大水退后,大部分災民返回家鄉,但也有許多無家可歸的孤兒,流落街頭,不僅生活無著落,而且失去受教育的機會。陳老率先倡議成立一個永久性機構,收容這批孤兒。這個倡議得到漢口工商界名流賀衡夫、黃文植、蘇汰馀等人贊同,募集捐款10萬元,成立漢口孤兒院, 陳老任院長。他認為要讓孤兒受教育,要學習一些技術,以便成人后能自立于社會。于是聘請畢業于南京兩江師范學校的李嘉禾先生為院務主任,負責孤兒的教育。1937年抗戰開始,日機轟炸武漢,孤兒中無法疏散的約150余人,轉到四川萬縣兒童教養院??箲饎倮?,漢口孤兒院在原址恢復,陳老仍擔任院長,另設校長一職,聘請對兒童教育事業有經驗的朱涵珠擔任。他進一步看到,辦孤兒院不僅僅給孤兒以謀生自立的機會,更重要的是要從中培育人才。孤兒院只辦小學,孤兒從小學畢業后,如能考取中學,則從“秋潭助學金”中補助,直到大學畢業。武漢解放以后,漢口孤兒院繼續開辦,直到1955年由武漢市民政局接辦。20余年中,漢口孤兒院培養了逾千孤兒學生,大部分畢業后成為各條戰線的骨干。1938年武漢淪陷時,我還不到10歲,親身感受了日本帝國主義的暴行,天上是日本人的飛機轟炸、地上是日本鬼子到處燒殺搶奪,整個漢口市一夜之間就成了人間的地獄。南京大屠殺的消息,使陳老難過震動,日本帝國主義的暴行激發陳老的民族意識,他感覺到了民族的生死存亡,在做好自己企業和寧、漢孤兒院善后工作的同時,也積極投身到難民救濟工作中。他以漢口各界抗敵后援會副會長、漢口市商會負責人和江蘇旅漢同鄉會會長身份,成立江蘇難民救濟委員會,設8個收容所。時正值冬季,難民歷盡千辛萬苦,九死一生,來到武漢,沒衣穿,沒東西吃,收容所供給食宿,發放衣被。這期間,陳老傾注全部精力,上午進行社會籌款活動,下午在救濟委員會辦公或巡視收容所。收容工作至1938年6月結束,前后收留難民2萬多人??谷站韧龉ぷ?,使陳老成為武漢乃至全國德高望重的愛國人士。

  新中國成立后,陳老受命投身到武漢市工商業聯合會的籌備和組建工作中。我當時作為一個工商業者,親眼目睹了籌備工作的繁忙?;I備工作處,隨時都可以見到陳老繁忙的身影,有時是通宵達旦。這對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是多大工作量??!籌備委員會是1949年10月26日成立的,因為陳老的威望,被公推為籌委會主任,趙忍安、王一鳴、林厚周、王際清為副主任?;I委會同時接管了漢口市商會、漢口市工業會、武昌市商會和漢陽縣商會。經過3年籌備,武漢市工商業聯合會于1952年11月24日正式成立,72歲高齡的陳老名至實歸地當選為第一屆委員會主委,之后歷任第二、四、五屆主委,是我們武漢市工商業聯合會的奠基人和開創人。

與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的省市領導人

  1948年秋,陳老正在彷徨無主之際,中國共產黨地下黨員通過各種渠道送去《新民主主義論》《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等黨的文件。他仔細閱讀,對黨的政策逐步有所了解,共產主義思想也開始萌發。這年冬天,地下黨員林允中被捕,陳老通過上層渠道千方百計開展營救。他吩咐下面人員:“我向會計打個招呼,營救花錢要多少給多少,無須我簽字?!焙鬆I救無效,林允中犧牲。

  武漢解放前夕,一些工商界上層人士去滬或去港。他函復友人:“內戰是中國人自己的事,無須去港?!彼麑θ苏f:“別人要走,我決不走?!贝藭r,地下黨組織由趙忍安與他聯系,他和張難先、李書城、喻育之等各界上層人士,組織了武漢和平促進會,后演變為武漢市臨時救濟委員會和武漢市治安委員會,他任該會財務組長,會同副組長華煜卿、趙厚甫等多方籌措,并向反動軍警做思想工作,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并送上大量的“酬勞費”,以換取他們撤退時不破壞市政設施和工廠。在維持真空時期治安及迎接解放等工作中,作出了貢獻?,F在看來,當時陳老等社會知名人士所做的這些工作是冒了非常大的風險的,從這方面可以看出陳老對黨的事業是有貢獻的。武漢地下黨工作委員會書記曾惇在回憶解放前夕的地下斗爭時說“我們永遠不會、也不該忘記陳經畬這群進步人士”。

  1949年5月16日,武漢解放。黨和人民對陳老委以重任。1949年9月,他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代表,參加了《共同綱領》的制定。陳老在任武漢市副市長時, 曾對友人說:“這樣的厚遇,真是出乎意料?!睘閳簏h的知遇之恩,陳老努力學習,忘我工作。這時國家進入社會主義革命時期,他主要是主持市工商聯的工作。以工商聯主委的身份,陳老親率訪問團去上海,動員工商界上層人士回漢發展事業。繼之協助政府穩定市場,平抑物價。后來一方面組織工商界學習《共同綱領》和政策法令,鼓勵他們在服從國營經濟和工人階級領導下,改革經營方針和管理制度,積極從事有益于國計民生的經營;另一方面,也向政府反映工商界在公私關系和勞資關系等各方面存在的困難和問題。此外,在動員工商界投入各項運動、完成稅收、推銷公債等方面,也做了許多工作。

  1953年,國家公布了過渡時期總路線,執行第一個五年經濟建設計劃。陳老于1955年擔任湖北省工商聯主委。省、市工商聯為配合政府實現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進行了大量的工作。漢昌皂燭廠解放后得到政府扶持,能生產肥皂、甘油和牙膏,年年盈利。他深感只有黨的領導,才能更好地發展,于是在1954年申請公私合營,但未批準。他“想不通”,說個人資本“過去總以為是自己克勤克儉掙來的,解放后才弄懂原來是剝削來的。這筆錢拿在手里,真是如坐針氈,早交出一天,早安心一天”。1955年,政府批準漢昌廠公私合營,后改建為“武漢化工原料廠”,生產多種現代化工原料,遠銷國內外。解放前他“實業救國”,發展化工的愿望,解放后才實現,他十分欣慰。頭3年定息,他考慮影響,不得不領,但領后專戶存銀行不用。以后干脆不領。1957年,他將股票等全部獻出,未為政府接受,1966年再次獻出,終于如愿。

  1967年5月29日,陳老因肺癌不治去世,終年87歲,葬于漢陽扁擔山公墓。1988年3月,遷葬于武昌九峰山回民公墓。陳老去世后,辛亥革命老人喻育之喻陳老為:“我腦海中沒有第二個人的工商界人物”。在陳老追悼會上,中共黨組織的評價是: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作風正派、忠厚長者、謙虛誠懇……一生愛國、追求進步。

  斯人雖去,精神長存,謹此只言片語聊憶先生。

 ?。ㄗ髡咴挝錆h市工商聯副主委兼秘書長,第七屆武漢市民建副主委,第五、六、八屆武漢市政協委員,第七屆武漢市政協常委)